征集新闻热线:18645043577
文章
  • 文章
搜索
  • 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 QQ空间
  • 百度
首页 >> 热点新闻 >>行业动态 >> 非洲猪瘟疫苗研究的困境和展望
详细内容

非洲猪瘟疫苗研究的困境和展望

非洲猪瘟疫苗研究的困境和展望

  一、ASF疫苗研究的困难点

  从1921年首次被报道,一百年以来,各国科学家不懈地探索ASF的疫苗研制。尽管很多不同类型的候选疫苗展示了一定的可行性。截至目前,还没有任何一种商业化的ASF疫苗。

  哪些因素限制了ASF疫苗的研制呢?

  病原本身的特性:1)ASFV的基因组非常大,为170~193 kb,病毒粒子直径约200 nm,编码150~167个基因;2)这些基因与毒力及免疫相关的功能,以及多个基因之间协同互作的复杂情况还不太清楚;3)ASFV毒株变异性大,目前对其中和抗体的了解还不清晰,依据其VP72蛋白基因B646L,将其分为24个基因型;4)ASFV难以在体外培养系统稳定快速生长。

  病原和宿主的互作:1)强毒ASFV常导致易感动物的快速死亡,因此很难研究病原和宿主相互作用关系;2)临床常见紧急使用的灭活疫苗失效,导致疫情进一步的扩大;3)目前对ASFV感染后的是否产生中和抗体还存在争议;4)宿主的免疫保护机制还不明确,难以针对性地设计疫苗;5)不同毒株之间的交叉保护性差,ASFV基因型也多,候选疫苗的应用谱有限;6)缺乏良好的体外疫苗免疫效果评估动物模型;7)常见的减毒活疫苗免疫攻毒实验的持续期较短,对候选减毒活疫苗的持续感染排毒,以及对猪只的副作用研究较少;8)疫苗的毒株匹配性、使用剂量、接种途径、接种动物的特点等还未明确;9)未注册非法减毒活疫苗的使用,在临床容易转变为慢性感染,导致临床猪群副反应,严重危害行业,增加了大家对ASF疫苗安全性的担忧。

  二、ASF理想疫苗的标准

  被报道一百年以来,尚未研制出合格的商业化疫苗;一些欧洲国家,例如西班牙,历经了使用实验性疫苗导致疫情进一步恶化,之后通过不使用疫苗,成功净化了ASF,这也是目前OIE所提倡的方式;我国通过定点清除策略成功处置ASFV强毒株的案例;未注册非法弱毒疫苗给临床造成了巨大的损失,都让我们思考:理想的ASF疫苗的关键点是什么?

  1)安全性是第一位的疫苗的安全包括对免疫猪只的个体,和通过垂直和水平传播等对猪群的安全性;同时不仅是疫苗对猪只的健康的影响(持续感染和副作用等),也需要考虑疫苗对猪只种用质量、销售价格、生产性能等方面的综合影响;

  2)有效性包含对整个免疫猪群不同猪只的免疫保护性,同时需要考虑免疫谱,特别是针对异源毒株的免疫保护性;最好能具有同时激发体液免疫和细胞免疫的能力;

  3)可区分免疫和感染状态区分猪群免疫还是感染状态非常重要,可通过特异性的病原PCR或者抗体ELISA等方法对猪群感染情况进行区分;

  4)在满足GMP要求的高质量的疫苗制品厂生产一方面能保证疫苗质量持续稳定生产,且能避免疫苗外排毒风险;另一方面,需要稳定的病毒体外培养系统,能低价稳定生产;

  5)跨动物物种的疫苗适用性不仅要能用于家猪,如果能同时用于野猪等,有助于ASF防控的简化。

  三、不同类型ASF疫苗的研究现状



  四、我国非洲猪瘟的防控

  目前看来,我国ASF防控是一场持久战,且处于战略相持阶段。根据农业农村部的报告和行业信息,目前ASF在我国呈现地方流行性。全国各地也都在推进ASF“无疫小区”的建设和申报。

  ASF给我国生猪产业带来了极大的损失。同时,ASF疫情也深刻地促进了我国生猪产业的发展,特别是对人员团队的建设,生物安全制度的深入人心,新的养殖防疫制度的升级,甚至是行业结构的深远变革。

  1)ASFV基因II型野毒株的临床感染的防控我国
养猪人提出了精准剔除的猪场ASFV基因II型野毒株净化方案,不仅在临床中得到了广泛有效的应用,而且得到了国际同行的认可和尊敬,我国养猪人已经从最开始的向国外学习ASF防控技术的“小学生”到现在有了非常大的提升,而且有很多的技术突破。

  2)临床弱毒株感染的防控我国临床中已经鉴定了不同类型的ASFV弱毒株,FAO和路透社也报道了临床未注册非法疫苗的使用。因为临床假弱毒苗的复杂多样性,无法早期发现假疫苗毒的感染,以及目前尚无有效的假疫苗毒感染的剔除方案。尽管,目前临床上假疫苗毒案例占比不高(10%左右),但是对于因假疫苗毒感染的猪场可能是致命的,会导致整个猪场,甚至其关联猪场的清场。行业中针对假疫苗毒株的防控也有一些好消息,就是部分假疫苗毒株感染的案例通过部分清群方法成功净化,尽管群体损失也非常大,但这可能是
养猪人能否成功防控住弱毒株的分水岭。

  五、非洲猪瘟疫苗研制的展望

  ASF是当前危害世界养猪业最重要的
猪病。其病原ASFV也几乎是我们面对的最复杂的猪病病原。历经一百年,其疫苗研制的道路仍十分艰巨。

  第一,还需要加强对其病原,病原和宿主相互作用的研究,弄清楚其感染、繁殖、致病、免疫等方面的特点;

  第二,需要加强对其疫苗的研制,尽管目前尚无商品化疫苗,但是一些疫苗已经展示了较好的免疫保护能力,尽管还存在一些安全隐患,因此,对于理想ASF疫苗的研制和追求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第三,在当前尚无商品化疫苗,非洲猪瘟疫苗商品化时间表还不明确的情况下,我国推进的ASF野毒的定点清除
技术的基础上,未注册非法疫苗造成了临床严重损失,以及西班牙等国家通过OIE认可的无疫苗净化策略的基础上,我国更应坚定地执行ASF疫苗研究科学家说了算,先推进国家的ASF“无疫小区”的建设,再实现区域的ASF净化,最终希望我国生猪产业能彻底的净化ASF,尽管目前来看,还是任重道远;

  第四,非洲猪瘟对生猪产业带来了“危”和“机”,伴随
生猪行情的急剧下降,目前生猪产业的高速发展也该降降温了。此时正是潜心修炼内功,让管理能力、生产能力、生产质量等追上生猪产业规模发展的步伐,尽快回归到生猪产业本身的高质量稳步发展的道路上。

本网声明
更多

声明:东北饲料兽药信息网刊登的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如果转载文章涉嫌侵犯您的著作权,或者转载出处出现错误,请及时联系文章编辑进行修正。东北饲料兽药信息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感谢您的支持和理解!联系热线:18645043577

标题
更多
标题
更多
标题
更多